调查研究

关于推进我市社会矛盾纠纷化解“村为主”工作的调研报告

时间:2015-08-19 08:40:43   来源:      作者:湘乡市司法局   阅读:

推进社会矛盾纠纷化解“村为主”工作(以下简称“村为主”工作)是我市2014年政法综治工作的两件实事之一,关系到全市社会大局的稳定,关系到群众满意度的继续提高,关系到全年综治考评近类进位。为切实解决“村为主”工作存在的问题,进一步推进“村为主”工作,我局与市综治办派人于2014年5月22日至5月23日到望春门、壶天、月山、金石4个乡镇办事处及所辖的文星、联盟、大坪、新桥等20个村(居),通过召开座谈会、实地走访等方式,对 “村为主”工作的现状和存在的困难进行了专题调研,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我市社会矛盾化解“村为主”工作的基本情况

1.组织网络基本健全,制度化建设逐步推进。目前,全市建设有村级人民调解委员会696个,社区人民调解委员会44个,“村为主”的工作平台在全市已全部搭建。同时,对村(社区)明确了人民调解工作目标责任制和建立了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工作机制,逐步完善了与开展调解工作业务相配套的登记、记录和档案管理制度,使“村为主”工作从组织上和制度上得到保障。

2.工作思路不断创新,工作领域不断拓展。不少的村(居)结合自身实际,积极拓宽工作思路,创新工作方法,取得了非常好的工作效果。比如:合东、新桥等村都组建了治安巡逻队,定期或不定期地对辖区内重点地段和区域进行走访,及时排查化解治安隐患和矛盾苗头。龙潭村建立了老年协会,并充分发挥老协作用,解决侵犯老年人权益方面的纠纷,效果非常明显;金石村为更好的化解矛盾纠纷,建立了村干部分片包岗制度等。目前,村(社区)人民调解组织不仅调解婚姻、家庭、邻里等多发性、常见性民间纠纷,同时结合我市经济社会发展的热点,围绕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围绕推进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积极主动参与征地拆迁、企业改制、土地承包、物业管理等容易引发上访的社会矛盾的调解工作,工作领域在不断拓展。

3.工作方法贴近民生,维护社会稳定成效显著。调研中发现,很多村干部的调解方法与技巧能够贴近民生,坚持和谐调处矛盾纠纷,从群众的思想教育层面做工作,总结出了许多好的经验和做法。例如,壶天镇合东村村民沈某因管理不善,其所饲养的一头耕牛闯进本村陈某家的玉米地吃食了46棵玉米苗。陈某发现后,反将沈某家种植的玉米砍掉46棵,双方矛盾一触即发。支部书记张放明在第一时间赶到纠纷现场,当时围观的群众有几十人,待看张支书如何处理这起纠纷。张放明首先对沈某的管理不善提出了批评,要求沈某对陈某的玉米损失以每棵5元的标准进行赔偿。在陈某接手230元赔偿款后,张放明对陈某提出了要求,对沈某的损失以每棵10元的标准进行赔偿,理由是牛是四个脚走路,但你陈某是双手双脚直立行走,他以非常通俗的语言表述了主观过失和主观故意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是有区别的,同时赢得了在场群众的一致赞同。在这起纠纷成功调解后,合东村将此类事件的处理原则作为一项内容纳入了村规民约。就这个案例而言,更多的是群众思想教育方面所取得的正面效果。据统计,近三年来全市村(社区)人民调解组织共排查化解各类矛盾纠纷67508件,其中包括一般纠纷66774余件、疑难复杂纠纷723件、重特大纠纷11件,占全市矛盾纠纷总量的91%,充分发挥了维护社会稳定“第一道防线”的作用。

二、我市社会矛盾化解“村为主”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及困难

1.不稳定因素增多。调研发现,当前影响社会稳定的矛盾不断增多,主要表现为:一是一些遗留问题长期悬而不决引发导致不稳定。比如联盟村周湘林因铁路建设征收引发的信访案件一直是困扰当地党委、行政的心病。二是重点项目建设带来的田土、山林权属纠纷急剧增加。如在长韶娄高速公路建设过程中,涉及到的乡镇、村所发生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呈明显上升趋势,甚至有的成了当地的主要矛盾。三是一些政策性问题带来的不稳定因素。如企业军转干部和6退伍军人安置纠纷,虽然人数不多,但提出的要求较高,要求解决政治待遇和经济待遇,同时这又涉及到全国政策性问题,解决起来难度非常大。四是土地征收和房屋拆迁引发的矛盾比较突出。比如桑枣社区因城北先导区的建设,近年涉及方方面面的的矛盾纠纷激增。五是其他社会管理矛盾纠纷引发的不稳定因素。包括因村务管理、计划生育、交通事故、医患纠纷等引发的矛盾纠纷。

2.处理矛盾难度大。一是纠纷主体涉及面广,矛盾的对立面不再局限于村(居)民与村(居)民之间,当事一方往往涉及到企业法人、集体组织,甚至于政府之间的矛盾冲突。二是纠纷客体呈多元化,民间纠纷不再局限于传统的婚姻家庭、房屋宅基地等矛盾,而且还表现为企业改制、劳动争议、行政不当等多种形式。三是纠纷规模成群体化,如在征地拆迁纠纷中,往往企事业单位或政府与一些有共同利益的征地拆迁户成为了纠纷当事人,如处理不当或不及时很有可能导致群体性上访或群体性事件。又如,在发生医患纠纷和道路交通事故后,受害一方亲属动辄数十人参与其中,维稳压力非常大。

3.配套保障尚滞后。一是经费投入匮乏。 “村为主”工作要顺利推进,最关键的是经费的投入。但目前的情况是,市财政尚无 “村为主”经费预算和渠道,乡镇办财政靠转移支付维持运转,对“村为主”的投入显然力不从心,村一级有集体资金的更是凤毛麟角。在调研的4个乡镇办事处20个村(居)中,有集体资金的仅两个而已。二是机构人员欠缺。村级组织配备了专职的治保主任和调解主任极少,绝大多数是由村(居)支部书记或村主任兼任。人员的欠缺使矛盾纠纷排查工作流于形式,不能及时发现和化解矛盾纠纷隐患,导致矛盾扩大升级。2012年8月20日,在壶天镇金桥石料厂发生的蒋星、蒋辉故意杀人案,如果事前能够将隐患排查到位、将矛盾化解到位,完全可以避免这场悲剧的发生,完全可以挽救一条鲜活的生命和两个现已破碎的家庭。三是考核机制滞后。在“村为主”工作开展方面不均衡,好的村几年下来未上交过一起纠纷,真正实现了“小问题不出组、一般问题不出村”,切实将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但也有的村上交矛盾纠纷数量比较多,村干部主观上存在畏难、推诿的心理,不愿意挂“红胡子”,将皮球向政府踢。上述问题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咎于缺乏一个比较科学的考核机制,不能够充分调动村干部工作方面的积极性。

4.协同联动欠完善。“村为主”工作是一项社会系统工作,主要以村为主,同时离不开全社会、各级各部门的积极配合和支持。但目前在人民调解“村为主”工作中,这种协调配合机制还远未建立。主要体现在:一是上下联动不畅。由于一些部门的履职不力、互相推诿或者上下衔接不顺畅,导致矛盾纠纷不能及时化解或出现反复。二是区域协调乏力。有些矛盾纠纷不仅限于村内,而是跨村、跨乡甚至跨县市的矛盾。在化解此类矛盾纠纷时尚缺乏一个长效的工作机制。

三、我市社会矛盾化解“村为主”工作深入推进的对策与建议

1.健全村级组织网络。以今年村级换届工作为契机,进一步健全村级人民调解组织网络建设。每个村民委员会都要设立人民调解委员会,明确村支部书记村主任为调委会负责人;建立健全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小组—人民调解员三级调解网络,村民小组建立普法宣传员、义务调解员、纠纷信息员队伍(“三员”一般由党员骨干、离退休老干部、老政法干警、老退伍军人、老教师担任),由村民小组长负责该组的矛盾纠纷信息综合和前期调处,及时掌握并报告单元内矛盾纠纷的相关情况。

2.落实源头预防措施。一是不让一般性问题变成复杂性问题。尽量站在群众角度思考问题,及时解决影响群众生产、生活中的小问题,防止小事拖大、大事拖炸的现象发生。二是不让情绪性问题变成实际性问题。通过与群众加强沟通,增进理解,形成共识,减少可能出现的误会。在村务管理上,要通过定期召开党员组长会、村民代表会,对村组事务集中讨论,民主决议,积极促进村级事务在决策、执行过程中的规范和透明,消除村民疑虑,减少矛盾发生。三是不让民事纠纷问题变成治安、刑事类问题。通过完善工作机制,促使村组干部的责任意识、岗位意识进一步增强,对邻里纠纷、家庭琐事引发的纠纷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初发时介入,小范围平息,不让矛盾激化、升级,防止民转刑案件的发生。

3.强化矛盾纠纷排查。一是常态化走访。村组干部要将常态化入户走访作为基础工作要求,除重大节日的走访慰问外,每月要对联系片每户村民至少走访一次,支村两委干部全年走访村民的覆盖面要达到100‰。要结合走访,广泛征求村民意见和建议。二是常态化摸排。要通过工作碰头、季节性摸排、特定问题了解等途径,适时了解村民的想法和遇到的困难,及时掌握信息,及时化解矛盾。三是常态化研判。村调委会定期召开主任工作例会,及时通报和交流工作情况,研判辖内矛盾纠纷形式和动态,安排阶段性工作任务。

4.创新化解工作机制。一是建立“包干制”。根据纠纷性质和难易程度由村干部或乡镇联村干部包案解决,做到“四包”即包力量组织、报情况调查、包处理落实、报结果反馈,问题不解决不销号。涉及重大疑难纠纷和跨村跨部门的矛盾纠纷,要积极协调上级相关部门,提前介入或参与处置,不使矛盾上交。二是建立“代理制”。对一时化解不了的矛盾纠纷,双方当事人要求上级部门解决的,有村调委会及时明确一名村干部或由乡镇驻村干部,在征得双方同意后,代理进行情况反映和政策法律咨询工作,并将相关信息及时反馈给当事人,避免村民盲目上访。三是建立“评议制”。调处矛盾纠纷时,可邀请当地“五老”、人大或政协委员、有威望的致富能人、技术能手到现场参与调解,对矛盾纠纷的处置进行集体评议,减少当事人对调解结果的疑虑和抵触情绪,提高调解成功率。

5.强化工作保障措施。一是解决工作运行经费。参照周边县市及外地的做法(湘潭县、岳塘区、雨湖区、韶山市每年每村2000—5000元),推行以案定补、以奖代补,设立社会矛盾纠纷化解“以奖代补”专项资金,标准为每村(社区)每年3000元,专项资金由市财政拨入市司法局账户,实行专帐专户、专款专用。二是加强组织领导保障。市委、市政府成立社会矛盾纠纷化解“以奖代补”评审工作领导小组,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任组长,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分管或联系政法工作的领导任副组长,市综治办、市维稳办、市司法局、市财政局、市信访局等相关单位主要负责人为成员。市委办、市政府办制订《湘乡市社会矛盾纠纷化解“以奖代补”实施办法》,规范奖励标准和评审、发放程序。

6.严格落实考核奖惩。一是建立考核标准。以村(居)调解案件难易程度分为一般纠纷、疑难复杂纠纷、重特大纠纷。一般纠纷为婚姻家庭、宅基地纠纷、相邻纠纷等常规性民间纠纷,每成功调处一例奖励50元;疑难复杂纠纷为涉及5人以上,可能导致突发性事件或发生民转刑案件、易引发群体性上访,非正常死亡事件,以及经多次调解未能成功调解的民间纠纷,每成功调处一例奖励100元;重、特大纠纷为市级以上党委政府交办的、积累3年以上并且当事人经常到市级以上上访的矛盾纠纷,每成功调处一例奖励500元。二明确考核形式。由司法所每月对村级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案件和相关工作台账进行审核,要求一般纠纷必须制作规范化人民调解协议书,疑难复杂纠纷和重特大纠纷必须制作规范化人民调解案卷,工作台账填报整理规范。司法所在每月5号之前将上月的审核结果以数据形式报市司法局基层股,并附纠纷当事人电话号码,由基层股工作人员随机进行回访三是兑现考核奖惩。年终对工作出色的单位和个人评先评优和兑现奖励;对工作中推诿懈怠,因调解不当或调解不及时导致民转刑案件或群体性事件发生的单位和个人予以通报批评并取消当年度“以奖代补”资金;对弄虚作假,制作假调解协议和假调解案卷来套取“以奖代补”资金的。每发现一例,予以该案当奖励金额10倍的罚款,并视情节由相关部门依法依规给予党纪、政纪处分;涉嫌犯罪的,依法由司法机关进行处理